咪咪是猫咪吗

大家一听——

看来媒体上说的,十有不假了!

顿时精英们的恭赞之词更不绝于耳

“对,早看出安夏儿小姐才貌双,能设计出那么独特的香水,果然才华横溢!”

“年轻有为!”

“安夏儿小姐这回算是让大家看到了她的本事……”

“不愧是6总看中的人……”

跟外界不一样。

6白那么看重‘唯丽’的香水,帝晟集团内部早就猜到‘唯丽’的创立人就是安夏儿。

“当然,我看上的人,会差么?”6白唇边带起一丝微笑,别人赞他老婆,他自然高兴。

大家脑袋一轰——

是真的是真的,没错了!

靓丽mm清晨户外休闲唯美写真

他们6总真的结婚了!

哈里路亚!

“当然不会差,6总果然慧眼识英才。”

“看来安家这回要悔到肠子青了……”

“我们对6总的眼光真是感到佩服!”

6大总裁满意地点了点头,“好,我会把你们的话带给她,散会!joy和靳则留下。”

“是,6总。”

其他人立即站了起来。

其他精英出去后,帝晟两个顶级的股市操盘手候在一边,“6总,请问还有吩咐。”

作为不仅在亚洲,甚至在世界上都享有盛名的操盘手,这两个人带领的帝晟集团股市操盘团队几乎控制着亚洲以及国内的股市……当然,对他们下达命令的人是6白。

“安氏的事,说一下。”

6白坐前面。

“按6总的吩咐,这几天让安氏的股市降了十点个百分点……”joy拿着手里的级本,手指飞地在上面动了几下,看了一眼数据,“到今晚12点,会降到十五个百分点,要不要继续让安氏跌下去,一切看6白你的意思。”

6白脸色平静,“那就继续,给他们一点教训,我可以让安氏面临倒闭的危机第一次,就可以让第二次危机出现。”

“是。”

joy和靳则点下头。

这两个人接到6白的话,快地出去了。

6白问站旁边的秦秘书,“你很奇怪,我说过将会把安家留给安夏儿去处理,为什么还会出手?”

“有点。”

秦秘书实话实说。

“第一,我当然是作为安夏儿的丈夫,必须给安家一个教训。”6白道,“第二,先试探一下安家,如今面临他们的公司出现危机,安家还会有什么底牌。”

“原来如此。”秦秘书推了一下金丝眼镜,“不过6总,我不认为安家还会有什么底牌。”

如果有,当时6白查出安家瞒了安夏儿与夏家的关系时,安家应该拿出来了……

“以前情况不一样。”6白目光清冷,“现在听说慕家对安家很照顾,那就看看慕家会为这个安家做到什么份上吧。”

秦秘书马上明白了,“是,6总。”

6白边站了起来,向会议室外走去,“做这些对我而言只是举手之劳,但能帮到安夏儿,我也不介意举一下手。”

“是。”

“公司外面那些媒体,是在干什么?”6白随口问道。

因为来帝晟集团外面时,就见有许多媒体聚在外面。

秦秘书在6白身后道,“6总,总归是你在‘费洛朗姆’酒店外面说少夫人是你老婆,现在恐怕整个s城,不,国内的媒体界都轰动了……外面那些记者自然想从你口中再次得到证实。”

6白脸色不屑,向他的办公室走去,“还用怎么证实,我的话就是最有利的事实!”

他说安夏儿是他老婆。

那就不用怀疑。

“外界是不太敢相信这个事实吧。”秦秘书道,“毕竟6总你从未对外公开过感情或私人方面的事,但外界传得这么大,少夫人知道……”

“她不知道。”6白道,“她这阵子在调养,我让管家收了她手机,以及禁止看电视……这对她眼睛不好。”

“原来是这样。”秦秘书意外,“我原来还想着,少夫人听到这么震惊的消息,怎么没什么动静。”

“她会知道的。”6白道,“但现在就让她在家休息吧。”

“是。”

6白眸光深了深。

以前他娶安夏儿的时候,虽然从她那个胎记知道了她是谁,但当时始终是为了想照顾她——

并没有爱上她。

所以他与安夏儿定下婚后协议,他们隐婚,没打算公开关系。

但后来他们解除了婚后协议,他就已经应该表明了他的意思,他是真的把她当妻子看……并且把她当妻子去爱。

“但我这个时候告诉记者和安夏儿的事,也有另一个目的。”6白唇边腹黑地扬了一下。

秦秘书好歹跟了6白这么多年,看着他唇边的神秘,微微震惊,“6总,难道你是——”

走到席总裁办公室外面时,门已经打开了。

文秘恭敬道,“6总,裴少和莫少来了,正在里面。”

“……”6白眯了眯褐眸。

6白和秦秘书刚迈步进去,就见裴欧和另一个穿休闲西装的男人坐在里面。

“哈哈,6总你会议结束了?”裴欧笑道,“我刚还跟莫珩瑾说,6总的做法太令人意外了,你竟然会对记者说她是你老婆,几乎可以想象到得那些记者吓傻的表情!”

另一个男人正是安夏儿上回在高尔夫球场时见到的那个,参加过她和6白婚礼的男人,叫莫珩瑾。

同一个商业圈里的人。

6白的一个朋友。

莫珩瑾斯文地道,“不,我没有意外,6总特地告诉那些记者你和6少夫人的事,估记是想掀起媒体界的高度关注,将达家的事压下去吧。”

证据就是,自从昨天6白告诉记者安夏儿是他老婆后,现在媒体都在关注他和安夏儿了——

而豪门达家出事的消息,受关注度急下降。

这是6白的另一个策略!

让达家尽快消失在大众眼前……

6白越过这两个人,向办公桌那边走去,“裴欧,我应该跟你说过,我这阵子没有时间与你谈其他的事。”

“回去陪安夏儿?”裴欧脸皮很厚,“听说……她住院了,要不,我和莫少一起过去看望一下她。”

6白微笑,“你试试。”

“呃……”裴欧脸上僵了一下,又笑道,“啊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我们怎么会去打扰你们夫妻恩爱的时间呢。”

“知道就好。”6白坐在宽大的真皮沙椅子,冷看着裴欧,“不然,我可以把你的住处位置以及所有的联系方式,散布出去,从今以后你将会被女人缠住永远脱不了身!”

裴欧冷汗,“别说这么恐怖的话好么,咱好歹朋友一场,6总你不能那么做啊。”

6白笑而不语,接过秦秘书倒过来的酒对他们二人敬了一下,“我从不开玩笑。”

裴欧汗。

“那珩瑾今天怎么有空过来?”6白看着另一个男人。

“先看到6总与6少夫人这么恩爱,表示祝贺。”莫珩瑾笑道,随后切入正事,“其次,我这趟过来主要跟6总你谈下合作的问题,能不能在帝晟手机的装机系统上装上‘瑾年保险’,当然,渠道费和广告费,6总你可以开价。”

帝晟的息智能手机上市,必定会大火,也许会逐渐取代现在的通讯方式——

那在装机系统上附带的软件或应用,知名度必定也会水涨船高!

“珩瑾是过来谈生意?”6白不意外,“‘瑾年保险’本来就是国内知名度第一的保险公司,这段时间想跟帝晟的手机谈装机的产品很多,老实讲我觉得你们没必要。”

莫珩瑾笑道,“哪有人会嫌公司做大?再说能跟帝晟合作,这可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

“既然这样。”6白晃着酒杯,“让你们公司的人过几天来跟修远谈一下,先说明,渠道费方面,帝晟不可能收少。”

“6总放心,这是自然。”

6白身边的人,每一个都大方。

因为对他们这些人来讲,只要生意能谈成,钱都后话。

“那秦大秘书,稍后我会让我们公司的人。”莫珩瑾道,“作为6白身边的秘书,这件事还劳烦你多费心了。”

“莫少言重,6总有话,我必当会尽力。”秦秘书推了一下眼镜。

6白看着他,“那你这趟过来,就是这件事?”

“刚说了,当然是顺带祝贺一下你和6少夫人。”莫珩瑾站了起来,“既然6总会那样对记者说,就说明你们的关系很快将会公诸于天下吧,那先提前祝贺一下你和6少夫人。6总下回有喜事,可别忘了请我?”

“好说。”6白声平静,扫了一眼裴区,“比起某些没事就过来喝酒的人,你的祝福显然更有诚意。”

裴欧早就不满了,“喂喂喂,什么叫我没事就爱过来喝酒,6总,想当年我牺牲名誉跟你变成gay的事我还没跟你计较,我过来喝你两口酒就不乐意了?”

“不是两口,总共加起来,你起码喝了我不下一千万。”6白道。

“怎么可能!”

“修远,算给他看……”

“是,6总。”

“唉,别别别,我信了。”裴欧赶紧摆手,“就算是行了吧,那改天你来找我,你想喝什么酒尽管说,我那还有瓶79年的……”

“我没你那么有空。”

6白直接一句话拒绝。

而且他要脸。

裴欧笑得狂妄道,“哈哈,6总您没空那就没法了啊!”

“裴欧别笑太早了。”莫珩瑾道,“6总这几天是要忙手机上市的事,再说了,你找6总也不单是喝酒吧,我可是听到风声,你和6总有一个大项目?”

裴欧没笑了,想到了记忆器的存在泄露出去了,“哦,看来,你们还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吧。”

“不多……”莫珩瑾看了一眼那边的6白,“再说我现在只对帝晟的手机感兴趣,那6总,帝晟手机上市的庆功宴我一定来,先走了。”

只要是6白身边的熟人,都知道6白这人不喜欢别人对他的事问到底。

6白点了点头,“修远,送客。”

秦修远走上去,“莫少,这边请。”

莫珩瑾走后,裴欧道,“6总,你现在真打算一心顾着帝晟的上市手机?[ory]的事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