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短视频软件下载

,最快更新千秋不死人最新章节!

一州府衙被人屠灭满门,自大商立国以来,从未有过。

这简直是捅破天的大案子!

而一切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懒散的青年。

这般惊天动地的大案,只怕是要惊动鹿台中的高手,若能找到凶手便罢了,找不到凶手,只怕自己必然要倒霉。迎接天子怒火的不再是凶手,而是钦天监,乃至于鹿台。

这等大事,蓝采和绝不敢有丝毫徇私枉法的心思,只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

他和十娘认识,算得上是朋友不假,但却没有到那种过命交情的地步。

况且

就算真的是过命交情,这等事情也绝不能他自己扛下来。

身为钦天监的掌令使之一,自己如今身在翼洲,没能阻止衙门惨案也就罢了,若是连凶手都找不到……他可以很肯定,自己必然会被三大司正给推出来当替罪羊。

死道友不死贫道,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甚至于,旱魃的事情,与眼前案子比起来,都没那么重要。

秋高气爽天台上的少女秀美腿

旱魃的案子,是大商的!是鹿台的!而眼前的事情,可是要将自己牵连进去的大案。

就算自己亲生儿子来了,也要将其给揪出来。

“蓝采和,胡说八道什么!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小心老娘的雌雄宝剑不认人!”十娘眼中露出一抹冷酷杀机,她如何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但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更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就算是玩笑也不行。

没有理会张牙舞爪的十娘,蓝采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眸子里一抹审视之光咄咄逼人。

“蓝采和,该不会是昨晚求我办事,我不曾答应,今日恼羞成怒了吧?”虞七伸出手落在了十娘的肩膀上,慢慢将其推开,然后一步迈出,来到了蓝采和身前,静静的看着蓝采和,毫不畏惧的对视着。

“呵呵,莫要给我搅浑水打呵呵,我知道那事情昨晚就是干的!”蓝采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证据呢?朝廷办案,总归要讲个证据吧?”虞七风轻云淡,面对着蓝采和的目光,依旧是那般懒洋洋的抱着双臂,双手插在袖子里。

“钦天监办案,从来不讲证据!”蓝采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任凭是铜皮铁骨,入了钦天监,也要开口说话。”

孙小果算不上他的心腹,但绝对是钦天监中的青年翘楚,就这般死在翼洲,决不能善罢甘休。

必须要有个交代。

“哦?也就是说,只要有所怀疑,便可将我拿下?”虞七静静的看着蓝采和。

“不错”蓝采和斩钉截铁的道:“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看在武胜关的份上,留一命。”

“蓝采和,我武胜关可不是泥捏的!”一边十娘插话。

“呵呵,武胜关又能如何?我钦天监与鹿台,直接对大王负责,何须给武胜关的面子?”蓝采和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虞七。

“我怕拿不下我,反而会被我打死在这个庭院内!”虞七叹了一口气。

蓝采和面色一僵,脑子里的怒火瞬间一滞,然后猛然冷静下来,方才想起自己所面对的是谁!

堪称古往今来最年轻的见神武者!

“打死我,鹿台中的合道大能,便会降临翼洲”蓝采和虽然心中有点怂,但话语、面色却毫不畏惧。

“蓝采和,若再敢胡说八道,可莫要怪我不客气!须知,我武胜关的震天弓可不是吃素的,就算合道真人又能如何?见了震天弓不依旧要退避三舍?”十娘看向虞七:“孩子,莫要怕,天塌下来,娘都给顶着!”

“顶不住!”蓝采和避开虞七咄咄逼人的目光,看向了怒气勃发的十娘。

“顶得住!”十娘坚定的道了句。

“鹿台压力下,顶不住!武胜关也顶不住!八百诸侯也顶不住。”蓝采和冷然一笑。

“顶得住!”十娘重复了一句。

“凭什么?拿什么顶?”蓝采和嘲弄一笑。

“拿命去顶,顶不顶得住?”十娘冷然一笑。

蓝采和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四大镇国武王也顶不住!鹿台底蕴,不是能想象的。”

“莫要说了!我虞七顶天立地,自己的事情用得到别人去顶?”虞七开口,打断了十娘与蓝采和之间的火药味。

“虞七,最好老老实实的招了”蓝采和转过头看向虞七。

“呵呵!”虞七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蓝采和:“老道士为何非要断言,我便是昨日的凶手。”

虞七忽然一笑,场中气氛骤然缓和下来。

“整个翼洲,能屠灭翼洲府衙还不惹出动静的,唯有两个人!”蓝采和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虞七,不带有丝毫情绪。

“哦?”虞七上下打量着蓝采和:“都谁?”

“一个是那大和尚”蓝采和指向摩达:“合道真人,自然有不可思议之力,屠灭州府衙门,不难”。

摩达摇了摇头:“此事与和尚无关。”

“第二个人呢?”虞七道。

“那便是了,翼洲唯一的一位见神武者!”蓝采和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反正,不是他就是!

“若有路过的强者呢?”虞七反问了一句。

“路过强者与翼洲府衙无冤无仇,岂会冒着被鹿台追杀的危险,做下这等恶事?”蓝采和道了句。

这话貌似很有道理!

一州知府,绝不是可以随便斩杀的。

就像是在后世,一位市长被刺杀,那绝对是震惊国的大新闻。乃是于世界都要跟着吃瓜。

“他昨夜一直在陶府内想事情,想化解劫数的办法!所以法师绝不可能是凶手。而昨夜晚归,身上带有血气,一缕杀机难以掩饰,除了我实在是想不到别人!”蓝采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

一州府衙被灭门,事情实在是太严重了!没有人能压的下去!必须要找个替罪羊!

蓝采和也是头皮发麻,早知如此当日就不该来翼洲,他既然来了翼洲,这事情便和他脱不开关系。

抓不到凶手,倒霉的便是他。

“我昨晚在洛水河畔,与龙君切磋武艺,老龙君可以为我作证!”虞七静静的看着蓝采和。

“举头三尺有神明,不说翼洲遍布神灵,就是我道门无上真人的时光回溯,也绝非能避开。若能提前认罪,或许有武胜关周旋,可以保留了性命!”蓝采和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有的事情,撒不了谎。

“若非要认为是我做的,那我也没有办法”虞七摇了摇头。

“哗啦啦~”蓝采和自袖子里掏出镣铐:“劳烦阁下随我走一遭。”

“蓝采和,要与我武胜关为敌不成?”瞧着蓝采和当真拿出镣铐,十娘顿时面色一变,背后宝剑震动,随时都可能出鞘。

“抓不到凶手,死的便是我”蓝采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对于十娘的威胁,理也不理:“法师,劳烦阁下出手,助我一臂之力,日后钦天监感恩戴德。”

“阿弥陀佛,此等浑水,和尚不想搀和,掌令使还是自便吧”摩达和尚退后一步,双手合十。

蓝采和闻言变了颜色。

“蓝采和,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更是王侯之家,纵使是犯下过错,也唯有大王能够审判,鹿台不够资格!”十娘拦在了虞七身前,将虞七巴拉在身后,然后细弱蚊蝇的声音在虞七耳边响起:“蓝采和不足为惧,稍后不论如何,切莫动手,免得给钦天监发作的借口。所有事情,都有娘为挡着。”

瞧着那消瘦的背影,虞七愣住,眸子里光芒莫名。

鹿台这等庞然大物,武胜关也挡不住!

“他还只是个孩子啊!纵使是杀了那知府又能如何?大不了我带回去责罚一番罢了。难道我武胜关王子的性命,还及不上区区一届知府不成?”十娘冷然一笑,眉宇间一抹傲然流转。

“这话,十娘还需和大王说才行”蓝采和摇了摇头。

“事情没查清楚之前,想带走我的儿子,就是不行!”十娘冷然道:“除非问过我手中的雌雄宝剑答不答应。”

“呵呵,冥顽不灵!”蓝采和摇了摇头:“也罢,既然如此,那便叫心服口服。等到鹿台中的合道真人降临,时光回溯循着因果返照凶手,便叫死的心服口服。”

蓝采和缓缓收了镣铐,慢慢坐在石凳上。

“呵呵”虞七眉头皱起:“鹿台中的合道大真人要来吗?看来那铁虎是保不住了。”

“来人,去将铁虎给我带来,我今日便要将其斩杀,免得此獠日后被其同伙救走!”说到这里,虞七看向蓝采和:“大人该不会说,这铁虎也是钦天监中的人吧?”

挑衅,毫不遮掩的挑衅。

蓝采和顿时勃然变色,手背青筋暴起,面色铁青的看着虞七。

他能怎么说?

他敢承认铁虎是钦天监的人吗?

铁虎做下了无数恶行,死一万次都够了。

“这世道,知府衙门的人命是命,寻常百姓便是草芥!”虞七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