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嘉峪关信息港 > 游戏

守护世界的屠龙者 第155章 母亲的怒火

发布时间:2020-02-15 17:34:38

守护世界的屠龙者 第155章 母亲的怒火

天蒙蒙亮,斗技场的工作人员们渐渐开始苏醒,罗德打晕的几人被发现,随着一阵慌张忙乱,整个小镇都闹腾起来。

收到消息的竞技场主阿诺德吓坏了:女王要的犯人,他在来人接走前送进斗技场折腾一番没事,若不小心弄死了推脱说是畏罪自杀或群情激愤都行,随便塞点好处,基本也就能糊弄过去……但现在人跑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该如何交差?

他叫来了监狱长,两人带着一帮手下把小镇搜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到那小子,借来猎犬,追踪了一会居然发现越狱者已经跑出了小镇……

能怎么办?追咯。

在初升太阳的照耀下,一大队人马冲出小镇南门,向着瓦赫兰河追去。

……

线索在码头戛然而止,靠动物鼻子追踪毕竟不是万能的,比如现在这种情况——无论多好的猎犬,也只能判断出所要追的人是在此地上了船,至于是大船小船,往上游逃还是下游逃,就没法作出判断了。

停留一会,质询码头负责人也问不出个所以然,追捕队无奈作出了判断:瓦赫兰河上游是向北转东延伸入亚加王国,逃犯是米德兰人,应该会向下游而去逃回老家。追捕队主力向下游追去,只分出三分之一向另一方向搜索以防万一。

……

“我早说了就该昨天把他弄死的!”监狱长虽没等到那剩下五百金龙,但在同伙面前依旧是满面愤怒地想推卸。“今天要能追上,直接干掉,别再搞什么审判了!”

“干掉?昨天两场‘比武审判’他都赢得干净利落,我要当着几千观众的面食言弄死他,斗技场岂不声誉扫地?”阿诺得狠狠地看了一眼说话者,“今天必须把他活捉回来,我从别的斗技场借来了十几个的斗士,还有几只从界限山无人区边缘抓到的凶猛魔兽,今天中午前就能送到镇上。我许诺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精彩战斗,连门票都高价卖光了,你让我直接干掉?”

“你就知道你那老头子给你留下的斗技场,满脑子都是血腥把戏的蠢货!”监狱长咆哮起来:“这事和我没关系了,我回去就把看地牢这活辞了,随你怎么搞!”

斗技场主勃然大怒,正要张口喷回去,忽听见身后手下们发出疑惑的声音,抬头朝他们看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黑点从远处飞来,速度如此之快,带起空气阵阵轰鸣,瞬息间就停在他们队伍前几米高的空中。

他们很快看清了飞来者的模样,是一个美到让人窒息的女子,并不奢华的低调浅色衣裙也难掩其倾城丽色,偏偏身上又带着一股普通女子没有的端庄大气,无与伦比的美貌和气质结合得如此完美,惊世的风姿加上从未听闻的出场方式,一下震慑了在场所有人。

……

“尊敬的女士,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阿诺德顷刻之前还满腔的怒火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讨好地问道。

那女人没有看他,而是皱起两条细细柳叶眉,声音颤抖,似是强抑怒气地盯住了坐在马上的监狱长:“你脖子里戴的东西,是哪来的?”

“什么?”监狱长下意识地摸摸胸前那条挂坠,心中暗叫不妙,怪不得这东西挂到身上就感觉身心舒畅头脑清醒,原来是一名女法师的东西,“这是……两个小流氓送的,如果原本属于您……”

他没有撒谎,但对面的女人没有耐心等他回答了,她抬起纤细白皙得仿佛泛光的玉手,轻轻一招,一股巨力作用到监狱长身上,他仿佛被一只无形巨手从马上抓住提到了女法师面前,女人一把揪下那条项链,另一手拍到他脑袋上,粗暴地开始搜索记忆。

***

几秒后,瑞雯松了口气

之前因为距离太远,她只能模糊感应这条项链的位置。传送了两次、又飞了几个小时,奔波了一夜才找到这里。

半分钟前,当她飞近到精神力能感知项链的范围内,却发现它没有戴在自己儿子身上时,胸中那份几乎让心脏停跳的惊恐,恐怕没经历过的人都无法体会。她明确地告诉过罗德不能解下这条项链,他身边有格罗姆保护,又一向听自己话,什么情况才能让这条挂坠落入别人手里?

幸好,面前这家伙的记忆显示罗德没事,只是跑掉了……轻松不过几秒,怒火迅速从心底窜向头顶——自己正忙着守护这个世界,而自己疼爱的孩子,却被自己保护的人类中的一小撮整得死去活来?

“你喜欢绞刑?”女法师的容颜因为愤怒而扭曲,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你会亲身体验史上漫长非凡的绞刑,好好享受吧!”

话音一落,双脚未曾着地的监狱长尖叫一声,像被人卡住脖子一样迅速向空中飞去,一直升到肉眼无法看清面容的高度才停下,仿佛现实世界出了什么BUG一般悬在半空中,双脚还在不断踢动摇晃。

其余还坐在马上的人全都被这神奇又惊悚的一幕震住,呆立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

“你,喜欢‘配合和娱乐精神’?”女法师的目光又扫向斗技场主人,她从监狱长的脑海中得到了事情的一切细节:“不用担心你借来的那些人和野兽无处可用了,今天斗技场的节目,就是你亲自下场对付那两头魔兽。至于那些斗士……既然你那姐姐那么喜欢男人,就全给她用吧。”

“不,女士,求你——”

“希望你们两个有点‘娱乐精神’,能让那帮观众感觉值回票价,免得污了你那斗技场的好名声。”说完这句,瑞雯没再停留,直接腾空而起向北飞去,只留下一众追捕者面面相觑。

没事了?阿诺得哪里还能不明白惹上了狠角色,难以置信地看看手脚、摸摸脸蛋……身上什么都没少,以那女人展示出来的手段,她明明可以像拍蚊子一般把自己这一行人全部弄死,却放下一句狠话就走了?这是怎么回事?

“老板……我们还要继续追吗?”一名手下小声地问。

“追你个头,回去!”

……

阿诺得确实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小镇上,但他没察觉到的是,女法师临走前的一通话已经以精神烙印的方式深深刻在他潜意识里。等他回到自己的竞技场并等来其他斗技场的外援就会发现:自己竟忍不住想要按那女人说的一般,把自己姐姐伦纳德伯爵夫人扔进关着十几名斗士的牢房,然后自己拿起一把钢剑,走进场中亲自去挑战那两头凶猛远胜狮虎的魔兽。

——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