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嘉峪关信息港 > 网络

大武主 .152 出发之前(中)

发布时间:2020-02-15 17:13:58

大武主 .152 出发之前(中)

不过《虚空掌》的修炼难度要比《寸闪》的难度高了很多倍,只是需要抽取虚空晶石中的虚空之力融于手掌之中,就十分恐怖了。

要知道,虚空之力可是相当的锋利,由空间裂痕便可以看出,世间很少有能够躲过它切割的东西。

所以,凌枫并没有着急修炼《虚空掌》,而是先修炼《寸闪》。

这《寸闪》只要入门,就算自己不借用傀儡化身,也能从灵武境武者的手中轻松逃脱,因为天阶功法就有这样的本事。

随后,他开始回忆《寸闪》中的内容,一个个文字在他的脑海中流淌而过。

这《寸闪》与他之前修炼的《七星步》不同,《七星步》的速度虽然很,但是只能用来逃跑,而这《寸闪》却不同。

这《寸闪》的速度不仅,而且它还有着任何身法都法与之相比的特殊本领,那就是躲避对方攻击。

就像十三说的,修炼到,万劫不沾己身。

这《寸闪》共分九重,他现在所能够修炼的也就只有前三重,这三重讲述的都是如何感应敌人攻击意图,从而作出反应。

说白了,这前三重讲述的就是如何料敌机先,只要自己知道了对方的攻击方向和角度,只要这人不傻,躲开那是相当的容易。

不过,说是那么简单,可是真正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

凌枫将《寸闪》的层修炼之法总结了一下,就是要让自己的身体去感受外物,然后自行作出反应。

可是,身体如何去感受外物和自行做出反应。

修炼了半天,凌枫也没有摸到门路,便将十三叫了过来,说出了自己不解的地方。

“这好办,主人可以闭上眼睛,封住听力,也不要动用神魂去探查外物,只要坚持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效果。”十三道。

“你确定这样可行?”凌枫有些怀疑。

“当然,主人不信可以试试……”

当即,凌枫便按照十三说的那些,闭上眼睛,封住听力,也没有动用神魂去探查外物。

可是,没有了视觉和听觉,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来到了一个边的黑暗之中,让他很不适应,然后就要睁眼。

可这时候,他又想起了十三说的后一句话,只要坚持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效果,于是他便耐着性子又坚持了一会儿。

当他的心彻底平静下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一股微风从他的身体之上拂过,他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上汗毛的摇动。

这个情况却是凌枫从没感受过的,虽然他没有睁开眼睛,可是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就好像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中的一样,十分神奇。

突然,凌枫明白了如何用身体去感受外物了。

当即睁开眼睛,然后将闫凯叫了过来,让他攻击自己,而自己则站在原地,闭上眼睛等待着闫凯的攻击。

闫凯不明所以,但还是按照凌枫的要求朝凌枫发起了攻击。

而凌枫此刻正力地感受外物,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劲气,可是,还没等他做出反应,自己就被闫凯一拳打退了数步。

“再来。”凌枫停下来后,又冲着闫凯吼了一升,他感觉这一拳自己本是可以躲过的,只是疏忽了所以才没有躲过。

可是,结果和他想象的却不同,眼开的第二拳同样打在了凌枫的身上。

这就让凌枫皱起了眉头,因为他闭上眼睛的时候,明显能够感受到闫凯的攻击位置,可是,当他想要避开的时候,身体却根本反应不过来,所以才被闫凯打中。

而这还是闫凯普通的攻击,如果他施展武技的时候,攻击的速度,是反应不过来了。

“如何让自己的身体去反应呢?”凌枫又皱起了眉头。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于是离开帝珠截取了八根木桩,然后又弄了几十个沙袋和绳子若干。

回到帝珠后,他将四根木桩插入地下,形成了一个四角形,而后又将剩下的四根横着绑在四根木桩上,形成了一个正四方形。

做完这些,凌枫又开始在这些木桩上横一道竖一道的排列绳索,又将那些沙袋放绑在这些绳索上,自然垂下。

看着做好的这个地方,凌枫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走进其中,站在中央对着闫凯道:“你用这些沙袋来攻击我,我叫停就不要停。”

“少爷,你这是在做什么啊?”闫凯有些不太明白。

“让你做你就做,哪那么多废话。”凌枫也懒得跟他解释,没好气地说了这么一句。

“哦。”闫凯语,只要也走进这木架之中,开始推动沙袋攻击凌风,每一次凌枫想要躲避,却每一次都力不从心。

很,凌枫便被这些沙袋给打出了木架的范围,就算是闫凯身上也挨了不少下。

“再来。”凌枫说着,又走进了木架的中间,闭上了眼睛。

“还来?”闫凯奈,只能继续。

“再来……”

“再来……”

这个过程整整重复了一整天,凌枫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下,终于在后一次的时候,躲开了闫凯的攻击。

“成功了。”凌枫刚刚根本没有去想如何去躲避这沙袋,而是自己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了反应。

这种感觉十分奇特,就好像膝跳反应一样,在自己没有任何想法的情况下便完成了。

凌枫将这种感觉牢牢地记在心里,为了加强这一感觉,他再一次进入了木架之中,这一次,他一次也没有被闫凯用沙袋打中。

“这怎么可能?”闫凯有些震惊,因为他感觉得到凌枫并没有使用神魂探查,甚至连听觉都直接封闭,根本法判断自己用的是哪一个沙袋,又从哪一个方向攻击。

可是,如果是多开一两次,或许是个巧合,可以每次都能躲开,这就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这东西也该换一换了。”凌枫看着这沙袋,感觉他对自己的磨练已经到了头,随后,他又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用石头砸。

这样一来,不确定性就强,而且攻击的速度也越,只有这样才能继续让自己提升。

于是,直接取出上万下品灵石

,丢给闫凯道:“用这东西砸我,砸中我一下,我就给你一滴王鲤之血,但是让我躲过一次,那就倒扣一滴。”

这王鲤是金鲤体内血脉觉醒之后的产物,它的血液为珍贵,一滴抵得上百滴金鲤之血,就算是对天武境的武者,依然有一定的作用。

用来炼丹,效果佳。

现在,他的金鲤池中已经有一百二十五条金鲤,却只进化了一条王鲤,而且每天,凌枫只能收取一滴王鲤血。

所以,这王鲤之血就算是凌枫自己平时也不舍得用。

“少爷,你是认真的?”一听凌枫这话,眼睛立刻露出了惊喜之色。

要知道,他之前闫凯可是眼热王鲤血很久了,王鲤血是加高级的金鲤之血,对身体的强化作用强。

金鲤之血就已经令人趋之若鹜了,何况是王鲤血。

“当然是认真地。”凌枫见他如此,笑了,他此刻提出这个要求来,就是为了他想尽办法攻击自己,只有这样,自己的进步才能。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闫凯兴奋了起来,和之前不同,有了王鲤血的奖励,他的干劲十足,立刻取出一块朝着凌枫用力砸去。

只听“嘭”的一声,灵石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凌枫的身上,而闫凯则直接兴奋的喊了道:“一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