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嘉峪关信息港 > 体育

地府代理人 24、是攻击不是母鸡

发布时间:2019-10-11 03:30:42

地府代理人 24、是攻击不是母鸡

我次见到笛子,是因为它从玉帝的怀里被小龙女掏出来。说起来,在遇到我之前,笛子君可是跟玉帝混的,虽然说后来笛子君果断在邪魅玉帝和废柴小白间选了废柴当主人,但玉帝大人和它之间的故事,也许并不是我所能了解的。

现在笛子君居然变回了原形,再次回到玉帝的手里,变成他此刻的乐器,我虽然隐约猜到了这是因为玉帝要和笛子合力放大招,但心里头还是颇有点不太舒服。所以嘴里自然就无法控制地蹦出质问口吻的问题。

听到我问他把笛子君怎么了,玉帝的绿眼睛里顿时射出鄙视的光芒,那眼神就是看傲气的城里人看乡下傻冒的不屑。他也没搭理我,瞥了我一眼便继续吹他的笛子。

我自讨没趣,悻悻地又看了几眼现在不知是不是还属于我的笛子,这才很无语地伸手捂住了鼻子望向黑魔。然后又想了什么,放下了手。之前在警察宿舍的天台上,黑魔一出,那臭气就熏得我不行不行的,可是刚才我一时忘形没捂住鼻子,此时一回味,欸,夜晚的空气很清新啊,这黑魔的臭气,不知是被玉帝靠吹笛子吹散了,还是因为别的缘故,已经不存在了。

我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下,觉得心里头自信心涨了一点。于是去看那黑魔我的目标。

外卖小弟黑魔的脸色更苍白了,眼睛倒是黑得吓人。我仔细看了看,我的天啊,这货就跟戴了超大美瞳似的,整个眼睛里几乎没有眼白,全是墨汁一样的黑眼珠子,怎么看怎么慎得慌。

他的大眼珠子里充满了怨毒,那怨气即便是看一眼,也能浸透我的全身,让我不由自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转移了视线,不再直视他的眼睛

他看我不去看他,便开口说话了,气若游丝虚弱无力地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要不是我竖起耳朵连猜带蒙的,还真听不懂他说的是啥。

我觉得我听到的应该是:“用那只猫,换那个老鬼,可愿?”

看来他扛不住了,玉帝加笛子的组合,虽然我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但那黑魔好像受到了致命的攻击。我又不傻,当然连连点头:“愿意的愿意的,我当然愿意的,那什么,你赶紧的,快把我家小龙女交出来,咱们一手交猫,一手放鬼!”

黑魔却根本没搭理我,他的目光望向我的身后。

我也去看身后,这才忽然发现,不对啊,老鬼呢?方才被笛子君掐着脖子勉强站立着的老鬼,现在在哪儿呢?笛子君变回了笛子,等于这老鬼也失去了制衡,她不会是趁机逃跑了吧?

但是,我又认真看了一遍自己身后的一切,忽然失笑了。哎呀呀呀,那可怜的老鬼原来并没有跑路,不但没有跑路,而且她的处境居然比之前还要惨,她现在居然被玉帝踩在了脚下,眼看着萌萌的小道姑被邪魅狷狂的霸道玉帝毫不怜惜地当垫脚石来用,唉,即使大家立场不同,我还是有些觉得不忍呢。

黑魔大概早看到了老鬼的样子,知道这人质如今是在玉帝手里呢,这事儿我说了也不算,所以慎重地看着玉帝,抬了抬下巴,朝玉帝的方向一扬,问:“你怎么说?”

听到黑魔的问题,玉帝根本没有说话,毕竟他的嘴现在还不能闲着,人家还在吹笛子呢!不过笛声中我们都分明看到他坚定地摇了摇头,那肢体语言简单明了一目了然,我就算是小白也一眼便看懂了,这一看懂便就心凉了半截,你妹啊,这是拒绝交换人质的节奏啊!我想起这货跟小龙女素有过节,互相不给好脸,是不是现在他故意借着机会要害死我的小龙女啊?

可是老鬼现在踩在人家脚下,等于小龙女的命也踩在他脚下,我即使再觉得他不安好心,也不好给他什么脸色,反而是赔着小心挤出个谄媚的笑脸,小声去求:“大人,玉帝大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咱们见好就收,黑魔呢,改天再杀,今天呢,先把小龙女给交换回来,好不好?”

玉帝又一次用看傻冒的眼神看我,脸上带着不屑,对我坚定地摇了摇头,笛声依旧不停。

我无语了,敢情小龙女不是你们家猫,你就这么不顾它的安危!我跺了跺脚,不好对玉帝发火,便想回头再去跟黑魔谈谈条件。

谁知道我转过脸再去看黑魔,却发现这一次,这位外卖小弟的身上又有了不同,咦?不同在哪里呢?啊,他的眼睛!黑色的眸子里盛满的黑好像已经溢了出来似的,蔓延在他的眼周,就跟画了个超浓超夸张烟熏妆似的。

他的嘴角微微翕动,仿佛在喃喃说着什么,而当我的目光刚接触到他的眼睛时,立刻心神恍惚,脑子里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跨前一步,就想站到那黑魔身后去,至于为什么要站到他那边,我已经无法思考。

可是……之前我的任务不是要把这黑魔干掉么?我踌躇着迈了一步,又退了一步,又迈一步,又退一步。而我的眼睛,已经没有办法从黑魔那黑得仿佛能把所有的光都吸走的黑眸子里转动开。

我死死地盯着那双眼睛,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一进连一退,一退连一进,却也一步步蹭到了黑魔跟前。

“蠢货!”忽然有个声音在我脑中如同炸雷一样响起:“朕是叫你把他给朕干掉,不是叫你去送死,给朕公鸡!公鸡!公鸡!”

公鸡?

我傻傻地站住,认真地琢磨起来,公鸡是什么鬼?为什么要攻击,不是要母鸡?呃……因为重男轻女在鸡界也很流行?可是难道母鸡炖汤不是更补更好吃么?

我这么纳闷思索着呢,便忍不住转过了头,将视线从黑魔眼睛那里转移走,挪到了玉帝身上。玉帝依旧在吹笛子,但他的声音又一次爆炸般在我耳朵里响起:“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朕是叫你攻击他!揍他!懂吗,揍他!”

揍他?揍谁?我木然地又转过头,看着对面那张苍白的一个拳头就能砸到的脸,在脑子想明白之前,身体非常给力地做出了动作。

“砰”我抬脚,踹,正中外卖小弟黑魔的胯骨。

我听到了他一声惨叫:“啊”

然后我就眼前一黑,那外卖小弟的身体整个变成了一团黑雾,虽然勉强能辨认出一个人形,但实在太黑的缘故,无法认清。

而这时候玉帝的声音又在我脑子里想起:“继续继续继续!不要停!”

继续?不要停?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的拳头挥出,打向那团黑雾,又是一声“砰”,虽然看起来是黑雾,没想到那拳头的落点居然肉感十足,果然是被我击中了的感觉。

玉帝说了不要停,我倒也没有客气,那团黑雾被我当成了黑色的沙包,所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沙包,我用拳头帮他寻找光明!

一顿臭揍之后,黑雾里传来一声惨兮兮的叫声:“别打了别打了!再打我就把那只小白猫永远丢在黑世界里,到时候我死了,它也回不来!”

什么意思?小白猫,黑世界,永远回不来?

这是在用小龙女威胁我?

好吧好吧,我不打还不行么?我赶紧停手,指着黑雾问玉帝:“这家伙说他如果被打死小龙女就会在那个什么黑世界里回不来,这事儿你管不管?”

玉帝这一次终于不再鼻孔朝上地对我了,他看了一眼黑雾,绿眼睛眯了一下,吹了一串滑音将曲子收尾,放下笛子,对我说了意味深长的两个字:“笨蛋。”

四川哪家医院宫颈炎手术好
广东医院检查没有前列腺炎吗
济南检查妇科常规多少钱
沈阳那家医院看白癜风
湖北治疗宫颈炎比较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